• 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
  • 演出新闻 明星经纪人
  • 演出新闻 明星经纪网
  • 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 明星经纪费
提示:你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,请http://www.CuPlayer.com/进此进行播放器升级
邀请艺人:
代言品牌:
代言产品:
代言期限:
代言地区:
代言工作:
品牌网址:
联系电话:
邮箱:
  • 明星业务:
  • 明星费用:
  • 明星类型:
  • 明星地区:
  • 明星性别:
演出新闻
当前位置:上海明星经纪良策广告有限公司 >> 演出活动 >> 演出新闻 >> 浏览文章

一问一世界出新版 杨澜好奇心让我继承问下去

标签:一问,一世,世界,出新,新版,杨澜,好奇,好奇心,让我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0日 点击13
原题目:杨澜:好奇心让我继承问下去

一问一世界出新版 杨澜好奇心让我继承问下去

一问一世界出新版 杨澜好奇心让我继承问下去

  近日,资深媒体人杨澜携新版《一问一世界》在京举行首发式,细述入行30年来的成长与领会,对上千位智者大胆发问,为人们显现这个时代的原形。参加本次新书发布会的还有闻名主持人水均益、陈鲁豫、陈伟鸿,并且这也是四位主持人史上首次同框,大家一路畅聊中国电视黄金30年,约定继承做一个大胆的“提问者”。

  《一问一世界》是杨澜入行30年来的一次总结,从杨澜做主持人提出的一万多个发问中提炼而出,涵盖了国际政治、商业、文化、体育、艺术等各个领域豪沃驾驶室总成,她采访的对象包括老布什、基辛格、克林顿、李光耀、王石、稻和盛夫、严歌苓、金庸、李敖等上千位各行各业的名人领袖。在书中,杨澜袒露了入行30年的生命跨越和岁月流转;她的媒体生涯和她眼中的传媒江湖;她与上千位各个领域精英们的问答过程;她对输赢、竞争、艰难时候的选择,梦想和实际的差距,事业和家庭之间的平衡通过问答得出的答案,帮助读者解决当下的疑心。

  在新书发布会前夕,北京青年报记者也对杨澜发问。

  谈媒体

  仍有好奇心 我还想讲好故事

  北青报:这本书名叫《一问一世界》,在你看来,一个好题目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共性?

  杨澜:我觉得一个好的题目肯定是打开想象力的题目。它既打开了被采访者的表达欲望,也能够让观众觉得“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”,能够激发出观众的好奇,让大家好奇对方怎么回答。总结来说,一个好题目,就是一个能够打开想象力、能够带动别人参与的提问。

  北青报:你在媒介里的第一句就写,今年是您入行30年,其实也可以说这30年你是跟中国整个的媒体生态环境一路来成长的。这30年中国媒体经历了许多转变,那这么多年,对你本身来讲不变的一些东西是什么?

  杨澜:我觉得不变的两个方面:第一个是我的好奇心从来没有改变,如今当我们讨论一个选题,进行一个采访的时候,我还会感到一种愉快和严重。第二个不变是,我始终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我想,消息无论有多么坚硬的内核,它都在讲一个故事。这个故事肯定要和你的观众发生某种联系,这个故事肯定有讲述它的更好的体例,是先讲结尾,照旧先讲中心,是先讲一个细节,照旧先讲背后的一个逻辑,都是充满创意的一个过程。

  北青报:那让我们也谈谈转变。曩昔传统媒体的时代里,主持人是少数的,声音是响亮的;而今天的新媒体网络时代,人人都可以谈话,人人都可以当主播,众声喧嚣。那您怎么看这种媒体环境的转变?作为一个网络时代的亲历者,您又如何适应这种喧哗?

  杨澜:我觉得某种表达权利的释放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提高,谁说提问是一种特权?大家都能够有本身的表达体例,甚至直接表达出本身心里的这种渴望,我觉得这个时代特别很是可贵。

  每小我都有本身表达的欲望,但人们也有一种和真正有思想的人进行深度交流的渴望,就是看你怎么去知足它。

  这一点,2018年给我的印象分外深。2018年先后有许多文化界的着名人士去世了,比如说像李敖老师、金庸老师等等——当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去世,网络传播的还有多年前我对他们的访问,点播量甚至都照旧几万万级的。

  北青报:这说明昔时你的采访是很成功的。但这么说起来你会不会稍微有点遗憾——这么多年来,大家可能创造了许多内容,但可能许多都是娱乐的甚或说是消遣性的东西。

  杨澜:新的事情还在赓续地发生,其实这两年,比如说我在关注人工智能和包括像《匠心传奇》如许的节目,越来越觉得在所有喧哗的背后,科技的发展、人文和艺术才是历史的硬推动力。

  谈AI

  集团垫资做人工智能节目

  北青报:近些年来你一向关注人工智能领域。有关AI主播渐渐要庖代媒体人部分工作的报道越来越多。作为媒体人,你怎么看这种征象?

  杨澜:我们之前做人工智能的报道,在华尔街采访时就发现许多财经消息的播报类稿件,都是由人工智能软件主动生成的。从笔墨写作的角度来说,人工智能挑衅记者的工作已经不是奇怪事了,当然如今也有人工智能的主播。

  也正由于此,我进一步熟悉到本身工作的紧张性——人工智能可以比我们有更大的记忆储存,可以回答更多的题目,但是要问出一个好的题目,却要取决于特别很是综合性的判断。前一段时间,我采访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时,他们就提出来,如今的年轻人会不会提题目。我觉得《一问一世界》中的“提问”未来是人的智能建网站多少钱,也是我们传媒工作者伶俐的一个集中的表现,所以我要继承问下去。

  北青报:近些年来,不论是科技照旧科幻都是社会讨论的焦点。最近大热的电影也都是和科幻题材密切相干。我知道你关注科技报道也有肯定时间了,当初你是怎么关注到科技报道的?你对今天中国科技文化的发展又有什么样的感慨?

  杨澜:我之前看了《流浪地球》,我觉得不论是在想象的坦荡性,照旧电影的工业制作水准上,《流浪地球》都是前所未有的,我也分外恭喜他们获得的票房成功。在我看来,科技的潮流旭日东升,未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更好的作品出现。

  我盼望能有更多的人来了解科技,其实我们在做探寻人工智能的这个决定的时候是2015年年底,当时许多我身边的人都还没有听说过人工智能这个词。但由于阅读和跟专家探究,我看到这个技术将影响各行各业,所以我们当时是集团垫资先来开始这个节目的全球采访和制作。

  在各行各业都必要有某种前瞻性,必要看到将来的改变而去适应它——这就像赓续“走出本身的舒适圈”,进行自适应的学习,这几乎已经成为我们一种生存的需要能力了。

  谈女性

  不喜好“如何平衡家庭事业”类题目

  北青报:在你的书中,讲了许多采访过的人和事。三八妇女节刚刚曩昔搜索引擎优化排名,我会很好奇,你在访问中有没有哪些女性是你印象分外深刻的,为什么?

  杨澜:举例子真的很难深圳股票配资,由于有许多许多位女性,都给我留下特别很是深刻的印象。

  我访问过的女性当中还有许多如许的榜样,比如说IMF就是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拉加德,她也是特别很是飘逸和自傲的女人,一头白发给我很深刻的印象:通常人们都觉得女人是怕表现出本身的年龄或者是怕老的,但一个有充足自傲和自在的女性,可以特别很是坦然地面对年龄这个话题。从她身上我可以感受到一种经过岁月历练之后的骨子里的优雅。

  北青报:你会在采访的时候问她们如何平衡家庭、如何处理生活如许的题目吗?她们会抗拒这种题目吗?

  杨澜:我本人就会比较抗拒这种题目,问一小我如何来平衡事业和家庭不应该是有性别取向的。所有的女性企业家,或者是有肯定的职场成功经历的女性,都会被问到你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——好像就是你要是没有平衡你就没有权利去搞事业。但一个男人假如成天在外边出差、从来不关注本身孩子在上什么黉舍、读几年级,人们可能就会说他多么尽心地工作,就会把他当作一个须眉汉、男人气很高的一种佐证。这种不平衡是不公平的。我在做男性嘉宾采访的时候,经常会问他们是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的?他们都感到一愣,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题目。但是你想,这个题目难道不是我们生而为人、每一小我都必要面对的一个题目吗?

明星代言 明星代言费 明星代言网 明星代言人 明星代言公司 沪ICP备13034802号-1
技术支持:易企网络
澳门葡京娱乐-澳门葡京网上娱乐-澳门葡京官方娱乐平台